上海logo/VI设计 | 品牌策划 | 企业文化策划官网!
语言选择: 繁體中文

企业文化

俞敏洪:企业的文化基因需要一开始就注入

俞敏洪:企业的文化基因需要一开始就注入
 
12月5日,第十三届成长中国高峰年会进行第二天议程,年会继续围绕“领军十年——打造新兴成战力”主题展开,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新东方集团董事长发表主题演讲,对于中国经济,俞敏洪表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今天为什么大家不断表达出一种忧虑呢?是因为我们往未来看的时候有几个倾向,是包括我在内的纯粹的民营企业不太愿意看到的倾向,第一,中国的民营经济发展的同时,国有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在同步发展,我反对国有经济在发展的同时,请在民营经济本来应该在民间力量的经营的领域,也就是说伸手太多,伸手太长,这必然挤压了民营经济在资源方面公平竞争性。如果这块土地给纯粹的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竞拍的时候,你有可能竞拍不过国有企业。也就是说国有经济发展我们是需要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是不是让民营经济以更快的速度发展。”

  他还表示中国企业家喜欢被叫做企业家而不是商人,因为人们总觉得商人是“奸”的,他表示我们中国之所以分开,商人是奸的,而企业家就是代表着成功。一个企业的根本你是企业家还是商人,这个没有区别,我们关键在内涵上。 


俞敏洪:企业的文化基因需要一开始就注入
  
以下为俞敏洪演讲实录:

  俞敏洪:各位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传明是我的朋友,给我定了一个题目,说要领军十年,引领未来的新兴的成长力,坦率的说我是一个没有太长远眼光的人,搞不清楚两年以后的事情,我们也搞不清楚两年以后地球还在不在,我相信地球还是会在的,这个地球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两个方面的因素来决定的,第一个是自然的力量。在过去没有人类的时候就有冰川期,这是我们不可主导的,比如在欧洲,美洲都同时出现了,尤其是前几天欧洲出现了平均气温比常温过去的平均温度要低15度的情况,好像感觉那个地方的冰川期要来到似的,这个可能是自然的力量。

  当然还有另外一方面,假如自然很正常的话,那就是人为的力量,我们天天讲保护环境,我们任何企业,包括任何政治机构,任何国家存在的前提条件,大环境要存在。讲到引领未来的新兴成长力,还要在这个自然的大环境之下,还要分成两个环境:第一个就是国家环境,也就是政府环境。也就是说未来中国的企业到底有没有成长力?坦率的说最大的决定权不在我们企业手中,在谁手中呢?在政府手中因为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企业家都知道,中国的政策、经济走向是一个宏观调控为主的这样一个经济走向,中国的政策的指向,指向了中国企业的发展。意味着,首先我们希望得到的是一个政府对企业发展地领导,中国30年前做得很好,从没有民营企业,到现在民营企业已经占到政府总收入的60%左右,把所有的小企业算上的话,他的总量远远超过了国有企业家,民营企业是几千万家,而且每年以30%的速度增加。所以在过去30年,已经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这是我们要感谢中国政府的,而且也创造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的社会氛围,使我们每一个人做生意的时候,至少不会想着每天就会出问题。

  同时,在我们向未来看的时候,我们依然希望政府做更多,或者说我们对未来的发展方向带有一点点的忧虑,原因是我们看到了一些倾向,对于中国未来的企业的发展,尤其是企业家精神的培养,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利的。什么叫做企业家精神?因为一个国家未来新兴成长力,其根本因素是来自于企业家精神。不同的精神气质,决定了不同人的未来,咱们刚才在上面看到蔡先培先生,50岁开始创业,现在70多岁,依然精神抖擞,依然对未来充满向往,这个就叫做精神。一个人的精气神,决定了一个人的人体健康,和他是否快乐和幸福的生活。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以经济为主的国家,他决定中国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一种精神,在中国应该是企业家精神,所以这也是我们天天在讨论企业家精神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企业家精神的来源,在某种意义不在企业家本身,企业家本身做了企业,既然创业了,既然敢冒这风险,既然下海了,他必然具备这样一种精神状态,那么这种精神状态有没有一个环境,他最后能不能生长,或者说这个会不会萎靡,野鸽来自于中国的大环境,来自于政府的引导。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今天为什么大家不断表达出一种忧虑呢?是因为我们往未来看的时候有几个倾向,是包括我在内的纯粹的民营企业不太愿意看到的倾向,第一,中国的民营经济发展的同时,国有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在同步发展,我反对国有经济在发展的同时,请在民营经济本来应该在民间力量的经营的领域,也就是说伸手太多,伸手太长,这必然挤压了民营经济在资源方面公平竞争性。如果这块土地给纯粹的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竞拍的时候,你有可能竞拍不过国有企业。也就是说国有经济发展我们是需要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是不是让民营经济以更快的速度发展。

  在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两个经济板块中间,在近几年中国出现了一个第三经济体,我们可以把它叫做是权贵资本也好,或者某种别的资本也好,一个中山市的女副市长被抓起来以后,把家族产业资本是20多亿,一个市的市长就能够拥有当地这么多的资源,我们很难计算出来,就是跟权贵相联系的资本和资源的控制会有多少。如果这一个东西让它任其蔓延的话,一会导致中国政府官员不断腐败的加深,第二导致中国真正企业家民营力量的发展受到阻碍。我们有一些忧虑,正是因为看到了这种发展的倾向,速度非常的快,当然中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这种倾向,现在也在不断的纠正,政府要求政府官员及其相关人士财产公开,包括企业财产公开,由于中国整个的机制,一直都是,坦率的说五千年前,到三千年前,到今天,这种官本位机制的存在,导致的结果是实际上他的控制是效率比较低,或者某种意义上效率失掉。这意味着中国商业经济往前发展的时候,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我们到底能不能以公平竞争的心态走进这个领域,并且以公平手段来获得我们应该获得的资源,来使得我们企业发展,这是一个前提条件。

  假如我们发现我们不可能公平的竞争的时候,因为所谓的商业文明它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公平公正、契约精神,在同一个资源面前,完全市场化的运作,只要你愿意花更多的钱,愿意花更多的力气,你就可以拿到这个资源,而是你不管出多少钱,花多少力气,最后由于某种权贵的存在,你拿不到这个资源。我们未来的发展,如果不能有这样一个公平的,或者说是真正体现了商业文明这样一种精神存在,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企业家,都必须部分意义上扭曲自己的做事方式,来获取自己的资源,要么就是贿赂,要么就是奉承拍马。温家宝总理所说的,让每一个人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这是不太容易的事情。比如前一段时间,我爸是李刚的事情,让这样一个孩子,打开汽车门,撞了人,还可以说我爸是李刚,这个李刚只是一个市的一个区里的一个公安局长,这个孩子敢这么说,就是背后权利的应用,他认为他爸是无所不能的。当出现这样情况的时候,当某些人可以干一些他们能干的事情,而我们本来也可以干,当你看到一个红灯面前,一个汽车可以呼啸而过,而你的汽车不能过的时候,我们做事情心平气和的心态就没有了,如果没有这种心态,我们做事情的精神,通过自己打拼以后获取资源的能力和精神打了折扣。因此,我们作为一个企业家未来发展长远的眼光,必然会受到影响。

  从大环境来说,这是第一条,我也相信中国的政府领导,不断的改革,相信他们看到了这一点,并且未来应该是往正确的方向领导,因为谁都知道一旦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被权贵资本,或者说被纯粹的权贵资本,或者国有资本占了大头的时候,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活力必然会大受影响,经济活力大受影响最后的结果是于国于民都是不利的。这是第一个,如果引领未来的新兴成长力,我们要有长久的中国企业的发展成长力的话,这是首要因素,除了冰川时期来到以外。

  第二首要因素就是企业本身,我们企业在走向未来的时候,有没有自理能力,有没有发展和转型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面向未来的时候,有两件事情是需要企业家考虑的,第一件事情,未来到底什么样的产业是你能干的,以及你能干多久,这是一个前提。因为中国人喜欢一窝蜂的朝一个方向走,其实这个世界上什么产业都能干,你可以干新能源,你可以干高科技,你也可以饭店,你也可以造钢铁,其实没有说这个产业必然没有发展,那个产业必然有发展,当做到微软这样高科技的时候,当时沃尔玛就是路边的一个小店,而现在沃尔玛也做大了,你这个企业往什么方向走,要想清楚。当然危机意识是要有的,变革意识是要有的,新东方我们现在还在变革,不断的变革是要有的。同时,把各种各样的能量融合到你企业中。新东方,作为一家英语培训架构,没有必要有高科技,但是我们现在有很多新科技,你必须引入新科技,否则你就落后,不管你干什么,你不能让自己的思维落后。

  第二,还包括了这个企业本身的价值体系,我觉得千变万化之中有一点是不能变的,这和我们做人一模一样,你作为人的思想一是要更新,创新能力要更新,甚至你的穿着打扮可以更新,连你的长相都可以更新,你可以去整容,但是唯一一点不能变,你这个人基本价值体系和精气神是不能改变的,一个人的价值体系改变了,导致你的行为改变,人心变了,一切都会变。刚才讲到幸福观的问题,最近在中国网上,在全世界都流行哈佛大学教授讲的一门课,幸福课。也就是只要从心底愿意寻找幸福的时候,你才能找到。我们人价值体系,这个教授讲的时候说,其实人是很难变的,很多东西是背后基因所决定的,即使基因决定也能改变,因为有两个心理学家,反复研究双胞胎,最后发现他们的行为体系,最后找的老婆都是一样的。因为这些心理学家专门找相同的比较,还有另外一个群体,也可能是不同的,另外一组双胞胎调查,最后生活完全不一样,有一个孩子的爸爸是酗酒的吸毒的,这个孩子也是酗酒吸毒的,另外一位双胞胎是幸福的,高雅的,问到他的时候,他说我的爸爸是不幸福的,是酗酒的,是吸毒的,但是我怎么能这样呢。你做这个企业为了赚钱也是可以的,为了生存也是可以的,但是你这个企业不管是小还是大,你到底为你的员工提供什么价值体系,这是你要思考的。你做的企业,对社会是有利的还是没利的。比如说造纸厂,造的纸可以让文化传播,但是背后造纸的水,对河流有污染,如果没有企业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肯定是走不长的。一个企业的自律,从一开始就要产生,企业的文化基因,企业的价值基因,从一开始就要注入。

  员工幸福指数来自于两大要素,第一是薪酬体系,能够跟社会有竞争力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他在这个企业干是不是骄傲的,如果你这个企业是贩毒的,他肯定不在这儿,第一他知道这是有风险的,第二他知道早晚有一天被抓住。新东方的员工很骄傲,他们知道新东方在做的至少不是害人的事情,讲的高一点,也是某种意义上在做好事。第一,做对自己有利,对别人无害的事情,对自己有利,对别人也有利的事情,第三,做自己不利,对别人也有利的事情。一个人能做到第三点,那是圣人,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耶稣能做到。这就叫做自己不利,对别人有利,其实有时候我们也能做这样的事情。比如说我们会献血,我们会捐款,但是对社会有利了。企业有的时候要做一些对自己不利,对社会有利的事情,你企业员工才能产生崇高感,这是重要的。一般企业做到第二条就行,对企业有利,对我们服务的客户,对社会,对政府也有利的事情。‘’


俞敏洪:企业的文化基因需要一开始就注入

  第三,中国的企业家,如果有新兴的成长力应该往什么地方走的问题,现在对于企业家的定位,中国常常把自己叫做企业家不叫做商人,这是中国人创造的概念,因为中国人有一句话是无商不奸,这是好话,后来变成奸诈的奸,大家都读过一个故事,我心如秤,这个古故事讲的是什么呢?两个米店竞争,觉得竞争不过对面的店,结果他让造秤家造一个秤,造一个15两半一秆秤。这个掌柜的儿媳妇听到以后说,说我老爸老糊涂了,是16两半,你造出来以后我多给你一些银子,这个师傅就造了一个16两半的秤。从此以后,这个米店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在兴旺,以至于隔壁的米店就倒闭了。这个掌柜吃年夜饭的时候,知道隔壁米店怎么被打败的吗?大家说不知道,他很骄傲的说,我把那个秤改成了15两半。然后儿媳妇说,当初我自主主张,把这个秤改到16两半了。公公过了5分钟以后,把米店的钥匙交给四媳妇,这个米店就交给这个儿媳妇掌管了。

  我上个礼拜在德国,我做英文翻译,我就问我对德国人讲的时候,当翻译的时候,我们把我们这些在座的企业家,是翻译成商人,还是企业家,结果他告诉我,你就叫企业家,已经成功的人叫做企业家,在国外是不区分的,我们中国之所以分开,商人是奸的,而企业家就是代表着成功。一个企业的根本你是企业家还是商人,这个没有区别,我们关键在内涵上。我们作为新一代的企业家,我们要拥有什么样的商业文明,我们现在要求政府,我们刚才讲政府的大环境建了,我们企业竞争的成长力,我们要呼吁,但是更重要是我们中国已经有几千万的民营企业家我们是不是可以倒过来做呢?在政府还来不及关注我们的时候,他还没有精力培养企业家精神土壤的时候,我们企业家是不是可以培养自己的创造力。西方现代制度所有的基础都来自于商业文明,西方社会也经历了从混乱,到欺诈,到最后规矩的建立,到规矩的公开,中国今天的乱象,我们认为很正常,我们应该更有信心,我们用30年走完了人家100年的历程,我们现在没有发言权,是我们自己本身就没有注重这方面的东西。企业管理层之间的争论都是很正常的,360与QQ腾讯的竞争,我觉得很正常,关键是解决方法。

  第一,用什么方法来解决,黄光裕和陈晓的解决办法,商业规则明显的多,通过上市公司,通过董事会最后就解决了。360和腾讯,最后解决方案是政府下的命令,某种意义上他并没有按照商业规则往前进行。也有干预,微软也被美国政府干预过,它的垄断被政府干预了。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企业家面对社会,面对客户,面对我们本身商业规则的建立,到底应该做一些什么事情?而不仅仅是忙着赚钱,这就是企业家最重要的作用。大家稍微想一下,一个社会结构的改变,当某一种力量它达到一种程度的时候,他自然会引起变化。当我们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假如说中国国民经济的总收入,我们已经占到80%以上的时候,中国的结构自然往我们所希望的企业家精神和商业文明方面去改变。这是第四条。

  第五条,就是信心和信念的问题。中国现在整个社会的问题,不仅仅是诚信体系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诚信体系在中国确实是一个比较烂的状态,互相的尔虞我诈还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是我认为诚信体系还是第二大问题,最重要的问题现在是信心问题,信心问题分几个方面,政府对人民和企业的信心,政府对人民和企业到底存在多少信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说政府对民间力量没有信心,必然民间力量发展就会受到障碍。我常常说中国的民间力量,中国人是一个勤劳勇敢有创造力的民族,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面对改革开放的状态,宗教上没有禁忌,意识形态没有什么禁忌,对商业模式的接受没有禁忌,我们甚至希望海外的东西尽快的过来。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的力量之所以已经释放了很多,但是我认为,我去年讲过一个比较极端的话,我说中国的民间力量最多在释放了15%,意味着还有85%还没有释放出来,这个没有释放是大小环境,各种因素制约所决定的。如何让民间力量最大的释放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政府。有的时候跟政府谈话的时候,我们常常说我们什么都不要,你不用给我们钱,我们也不要资源,只要给我们政策就行了,放手让我们干,为国家创造更多的财富,为人民谋取更多的福利,这就是我们要的。这个前提是基于政府对人民,对我们民间力量,对企业要有信心。这是一放方面的。

  第二方面,倒过来,我们民间力量,也就是说我们的企业,或者我们的人民,也必须对政府有信心。如果我们对于政府有信心的话,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短视的行为。比如说你就忙着赚钱,可能赚一点钱就算了,对于企业没有百年打算,做到最后你的结果必然就是不可能打造百年老店也不可能打造世界品牌,因此也不可能打造带领全世界人民的品牌资源,大家知道品牌资源的重要性,一个LV包在中国制造的时候,几百元人民币,转手卖的时候,就几千。他们卖的是思想,而我们卖是产品。也就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倒过来对于政府的信心,或者互相一起共同合作,政府、企业、社会,打造一个平稳的有发展的,我不反对稳定社会,有发展的稳定社会,需要三大力量的稳定,政策力量的稳定,企业力量的稳定,人民力量的问题。大家都在舞台上共同制作游戏规则,往前走,我们不是抱怨,我们不是在网络上天天写负面的东西。我发现中国的网络系统是有暴力倾向的,而美国的网络系统,人民的声音是带有理性倾向的,我们作为企业家群体,更加有用理性的眼光,看待中国所面临的建设问题,包括政府面临的问题,企业面临的问题,老百姓面临的问题,这些问题是政策带来的,还是现有企业政策带来的,还是现有经济政策带来的,通过分析,逐步解决,政府对老百姓有信心,我们对政府有信心,只有把信心建出来了,才可能出现诚信体系,才可能出现商业文明和企业家精神,才可能有企业长远的发展,才可能有100年的成长力,谢谢大家!
 

联系我们

QQ:406248663

手机:13818216541

电话:021-51085181

邮箱:sh_wfs@126.com

地址:上海沪亭北路218号九里创意园 | 杨浦纪念路8号财大科技园8号1栋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